他诠释的是一个企业家的社会责任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12-21 05:11    次浏览   

早在2000年开始万达就试水了“沃尔玛+底铺销售”的第一代店模型;到了2004-2005年,万达开始进入“组合店”模式,即“一个项目有四五个独立的楼,分别作为商业、百货、超市、电影院,通过一个室外步行街连起来做一个广场”。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健林透露,一定程度上高层领导的谈话,是其支持中国足球的部分原因。而合作的事情最后敲定,则是在蔡振华领导中国足球之后。

电影行业资深人士介绍,院线收入将是万达未来的重要利润源。目前,电影产业营收来源主要包括票房收入、广告收入、衍生品开发收入、转播、出售版权为网络版权等方面。以票房收入而言,如华谊兄弟等电影发行商、内容提供商一般可获票房收入的43%;而如万达院线等渠道商一般可获票房收入的57%之高。此外,一些如食品、电影衍生物等产品的售卖也是影院营收的来源之一,该部分约为票房收入的10%-16%。

实际上,到2010年冯仑联合众多地产大佬力销其“立体城市”的概念之时,万达的“城市综合体”已经投建50多个万达广场,成功运营了数年。

新闻中提到,尽管万达集团与中国足协接触已久,但是据悉中国足协对万达集团的动议响应一直不太积极。从选帅程序来看,足协被动选帅造成了进度缓慢,而时间也仅仅是刚刚进行了几天而已,万达集团的一些欧洲合作伙伴则更热衷于尽快促成此事。

万达的第三代模型,则是2006年开业的宁波万达广场,被誉为“第三代城市综合体”的开山之作。此后,万达开始不断复制这一商业模式。这种城市综合体是集大型购物中心、高级酒店、写字楼、高级公寓于一体的商业地产形态,同时包含了住宅、公寓、写字楼的开发和销售,以及高档酒店、购物中心的开发和运营。在销售方面,住宅项目100%销售,其次是写字楼,按照不同项目的资金情况和写字楼的投资回报期决定出售的比例,这两块销售额可收回整体项目前期投资的近一半。

“我肯定会有更多的钱去扶危济困,但我绝不把它作为慈善的唯一,甚至不作为重点。今后我行善可能有一个新的方向,就是资助创业者,做一个真正的社会企业家。”王健林说。

万达商业地产开创的三代模式,一直为业内津津乐道。

27亿人民币是什么概念?可以简单做个对比:比姚明九年nba生涯所有的收入还多7亿,比频频出现在媒体视野的“首善”陈光标的10亿多了17亿。

兰德咨询总裁宋延庆认为,万科的快速周转模式属于越做越累的模式,相比而言,万达的商业开发模式却是越做越轻松,现金流滚资产,资产越来越大,现金流则越来越有保障。但这种越来越轻松的扩张必须建立在“快”的基础上。万达必须不断扩大自身规模,抢占市场份额,才能获得下一步扩张需要的可供抵押贷款的物业资产和销售回款。对于这一点,王健林也从不讳言,“万达必须再快一点。快是战略问题,必须要快。现在是最后的机会,可以做大市场份额,积累经验,可以赢得未来的市场空间和话语权。”

在中国的足球俱乐部历史中,王健林的万达俱乐部可以说是至今仍难以被超越的一个标杆,他的万达足球队曾创造过全国足球甲a联赛六年四夺冠、三连冠、连续55场不败的骄人战绩,被誉为中国足坛的“梦之队”。

很少有企业会对慈善与社会责任如此注重。王健林曾说,企业做到这个规模,人到了这个年龄,还像他一样努力的人已经不多。“每天早上7点上班,基本每周都加班,每年至少飞行100次”,这是王健林的工作常态。

王健林很擅长提前做预判、反向思维和逆市进取,历史上,万达曾数次避险于宏观调控,就是源于王健林的成功判断,这其中就包括2007年后的金融危机。至于向商业地产的转型和三代模式的开拓,也是王健林反向思维的代表。

就在北京理工大学的发布会后没几天,“世界级名帅基本无缘国家队”的新闻又被曝出。新闻分析,从当时国足初选情况来看,世界级名帅已经基本无缘中国队主帅,如果退而求其次,又达不到王健林的“名帅”标准,这样的尴尬或许是排名82位的中国队才能体会到的。

如果王健林筹备的慈善基金会成型,那势必将成为中国慈善届难以撼动的标杆。

(《中国经济信息》记者张兴军)

中国足协的体制积弊,以及还未有定论的足球反腐浪潮的尘埃未定,均成为中国足球未来能否复兴的未知数。而此次回归足球,对于王健林来说,究竟是一次华丽转身,还是迷途难返,现在妄下结论似乎为时过早。

能荣膺福布斯中国慈善排行榜首位,和其捐资重修南京金陵大报恩寺直接相关。去年11月8日,王健林以个人名义向中华慈善总会捐款10亿元人民币,专门用于南京市金陵大报恩寺重建项目。这是迄今为止中国慈善史上最大数额的单笔个人捐款。

在四川省广电局电影电视剧管理处处长周光看来,“万达院线嵌入商业地产开发式的独特模式是其成功的重要因素,短时间内难以被超越。”实际上,万达商业地产在规划初期就将建设万达影城纳入综合考虑,综合区位、人流以及交通等周边环境,这种长远规划,正是万达实现降低风险和收益最大化的直接原因。

在大连万达的巅峰时刻,号称国家队的后备队,国家队上场11个人,往往五六个都是从万达出来的。王健林曾透露,他连续五年邀请国家队组织起来与大连队赛一场,但连续五年国家队都不敢应战。足见大连万达的影响力。

就当华谊兄弟等自建影城纷纷起步之时,万达院线的ipo也已经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今年2月24日,北京环保局网站披露了万达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环保核查公示。公示显示,万达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拟在国内发行股票上市融资,向北京环保局提出了上市环保核查申请。经过对万达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在京子公司北京万达国际电影城有限公司的环保核查,北京环保局未发现环保违法行为,拟为其出具通过环保核查的证明文件。

相比于此前疯传的30亿,5亿显然不多。直言直语的王健林在被问到30个亿买中超的消息时,曾直说这是假新闻,随后又补了一句“它(中超)根本不值30亿,英超经营权卖我十年300亿,我或许感兴趣。”

地产——难撼的商业龙头

足球——一场外围式拯救

这是万达集团目前已投建的近60广场之一,也是其“城市综合体”模式的经典体现。作为这个模式的缔造者,王健林堪称一个符号式的人物,在慈善、商业地产、足球领域,均是大佬级别。

他的万达集团是亚洲商业地产的头把交椅,2011年这个商业帝国的销售突破千亿规模几成定论。

万达影院的高速发展,就是捆绑在商业地产下获得飞速发展的典型。万达每一个商业地产项目中必然开设一个影城,且几乎为万达100%出资兴建,这几乎成了雷打不动的规矩。大型商业中心、五星级酒店与影城捆绑后,为影城吸引了众多的额外人流,对影城的带动效应不可小觑。据相关统计,2009年国内六大主力院线总票房为40亿左右,万达院线凭借8.33亿年度票房,2710万观众人次,排名第一。

相对于万达集团董事长的称号,王健林更喜欢中华慈善总会荣誉会长的头衔,蝉联中华慈善奖也为自己颇为看重。去年有消息称,王健林的个人慈善基金会正在申请中,王健林曾透露此基金会规模将达“几百亿元”,其90%资产都要用于慈善。

半年里,他是媒体的常客。回归足球,斥巨资筹谋中国足球的未来;捐赠10亿,重修南京金陵大报恩寺,而其商业地产的扩张更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令万科的规模神话指日可破。

在全国4000块银幕中,万达超过600块,在北京,imax银幕仅有四块,万达占其二。2010年,中国票房收入首次突破100亿人民币,据湘财证券影视产业分析师分析,目前国内银幕数的市场远未饱和,这对于院线来说仍然是不可多得的逐利时代。

实际上,就在一个月前,王健林对大连本地报纸半岛晨报回应传闻时,仍有些模棱两可:“老实说,消息有一定的真实性……,所有一切6月份就会见分晓。”当时报纸中的分析是,王健林每年拿出几个亿老搞足球,具体项目则一笔带过,留给人们更多揣测的空间。

“我只是一个责任感和热情没有完全泯灭的企业家。”王健林说。“对于我出任足球改革领导小组组长的消息完全是假新闻。不仅是我不会担任,我们公司任何人都不会担任足协的任何一种职务。办好了功劳是足协的,办不好责任也是足协的。”

“你说被历史上记住是个慈善家,也就是几十年而已。其实这些东西你要想开一点,全世界自古到今没有一个家族兴旺超过一百年。就像过去讲的,‘富不过三,穷不过五’,那是真话。”在王健林眼里,财富与声明早已不是个人的终极追求,更多帮助别人才是人生价值的体现。

这个数据,正在不断地更新之中。来自万达方面的消息称,2011年将新开业17个万达广场,新运营12家五星级或超五星级酒店。作为率先实现全国布局的大型商业地产投资及运营商,万达不仅是中国商业地产的领军企业,也是亚洲商业地产业的头牌。

在捐赠南京金陵大报恩寺时,来自媒体与坊间的质疑颇多,很多人认为其间可能有利益交换。王健林坦言,对于一个有助弘扬传统文化、带动南京旅游事业发展的大项目,10亿根本不算大头。而对于来自外界捐款是否有商业回报的质疑,王健林也表示出某种轻蔑。

“我的最终追求就是做商业过程当中的享受,用我的能力证明我能把企业做得最牛,世界一流。我追求到了以后,我有更大的能力去帮助更多的人,人生活着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

从王健林的话分析,3年5亿的赞助,更像是一场赌博,或者说是捐赠。对于能否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王健林并没有明确表示报多大希望。

他是玩足球玩得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十多年前的大连万达,甚至让国家队都望而却步。

在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达)的网站首页上,“社会责任”的子栏目是其网站五大子内容之一,下面又分别有诚信经营、关爱员工、环境保护、慈善捐助和传承文明五个小项。

过去,包括米卢、阿里汉和杜伊在内的名帅,与足协之间均曝露出诸多矛盾。与洋教练曾经产生的罅隙,一定程度上也促使足协不得不慎重,而只在资金上予以支持的王健林,因各种原因,亦无法亲力亲为,在选帅等事项上做决定。

在2011年福布斯中国慈善排行榜上,万达集团的王健林以12.8亿的捐赠数额位列第一,根据可统计的数据,王健林的个人捐赠数额累计已经突破27亿。

为何近十年的时间里,万达地产如此成功的模式却没有模仿者?这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话题。2000年,当大多数地产商扎堆于住宅市场之时,王健林就已经筹谋着其商业地产的王国。彼时,还是住宅地产市场的黄金时代。

截至2010年底,万达在全国24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45个重点城市投资建设了59个万达广场,其中已开业33个万达广场,正在运营14家五星级或超五星级酒店。

此前的消息也证实,在万达集团与中国足协的整个谈判过程中,足协最不情愿的就是放弃决策权,在国家队主帅的问题上,足协一直坚持不换帅,并力挺高洪波的执教,这是谈判双方卡壳的原因所在。由于各执己见几乎导致流产,最后由于上级领导的干预,足协才签下这个协议。

一纸公示声明,使万达院线冲刺ipo的阳谋渐次显现。分析人士称,鉴于万达院线的扩张速度与质量,ipo是迟早的事情。万达集团官网数据显示,目前万达院线共有71家五星级影城,600块银幕。万达院线表示,到2012年将运营的影城数将增至120家,拥有银幕1100块,年收入35亿元,占有全国20%以上的市场份额,成为排名全球前列的电影院线。

一份简单的数据,或许可以部分说明万达的实力。

在清华大学国际商业地产运营商办公室首席专家朱凌波看来,soho中国和万达是国内主流的商业地产模式两个典型,前者不断缩短产业半径做减法,而后者则是不断加长产业半径做加法。

慈善——永恒的精神不动产

有着万达4000万上不封顶的聘帅承诺,尽管在资金上已经无所担忧,但相关的质疑也此起彼伏。一般认为,连对世界三流的主教练都管理不好的足协,如何管理好“世界级名帅”?客观问题,实际正是中国足协的相关系统,如果没有一个科学而完备的系统,即使短期内请来名帅,效果也要大打折扣。

他热衷慈善,三获“中华慈善奖”,至今无人超越。

此后半年里,有关王健林回归足球界的声音此起彼伏,包括30亿收购中超经营权、入主中国足协等传闻让业内外津津乐道。这些捕风捉影的传闻,终于在7月3日得以澄清和部分确认。当天,中国足协与大连万达集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于北京理工大学正式举行,仪式上确定了未来三年万达集团将投资至少5亿,全面支持中国足球复兴。

两年前,曾有媒体人这样感叹:

“我的最终追求就是做商业过程当中的享受,用我的能力证明我能把企业做得最牛,世界一流。我追求到了以后,我有更大的能力去帮助更多的人,人生活着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王健林说。

王健林重新投资足球,还是让许多人大跌眼镜。

2010年底,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采访王健林时曾问道:“如果国家有需要,你会出手拯救中国足球吗?”当时王健林叹了一口气,然后坚定地说,“会,而且我也有这个计划,准备听从党的号召。”

在地产界,素有“南有万科,北有万达”之说。一定程度上,万达在商业地产中的龙头地位甚至要超过万科在普通住宅市场上的象征意义。住宅地产往往是一锤子买卖,利润在房屋出售的那一刻就被锁定。而商业地产则不一样,其衍生的诸多效应,会在商业品牌的助力下,产生聚变的效应。

尽管还无法确定是在主板还是创业板上市,但万达院线的ipo,势必将成为首家登陆a股的院线类公司。这也是对资本市场觊觎许久的万达集团“零”上市平台的重要突破。

近几年来,足球界掀起“打黑”风潮,足球界部分高官、知名裁判纷纷落马,对于十年前离开时就曾痛斥黑哨的王健林来说,无疑也部分地增强了他对中国足球的信心。用王健林的话说,其本人“对足球热情未泯,痴心不改”。

此前有人分析认为,王健林此举的意图是“接管中国足球”,但他本人予以否认,称自己并无这样的欲望,“我们并没有要求经营权,参与足协工作的消息也是误传。我本身社会职务很多,在有能力的情况下,能够做一些事情就足够了。”

——王健林

王健林的头衔很多。

王健林搞足球绝不是一个“新闻”,足球界更为关心的,则是他的回归能否重现足球界的辉煌。十年前,王健林退出足球转让万达俱乐部之时,是下着“再也不碰足球”的决心的。

在万达集团与中国足协的合作备忘中,王健林支持足球的项目包括未来三年资助60名16岁以下“中国足球希望之星”队员前往欧洲三家顶级俱乐部留学、万达冠名赞助国内10-17岁三个年龄段青少年足球联赛和中超联赛、资助中国足协选聘世界级优秀外籍主教练执教国家队等具体项目。

对于曾经为中国足球倾注过心血的王健林来说,已不能简单用“爱之深而则之切”来形容。在他眼里,更多的是出于一种企业家的责任感,而非爱。在王健林的口径里,始终围绕着未来足协的表现。三年5亿,对于“百废不兴”的中国足球可谓杯水车薪,深知中国足球弊病的王健林为自己今后是否继续支持中国足球设立了几个硬性的标准:足协的表现是否合格,青少年踢球的人数是否快速增加,以及中超联赛的上座率是否理想。

慈善不以数额论英雄,王健林却自有自己的一套行善哲学,他诠释的是一个企业家的社会责任,并在商业路的跨域式行进中,保持并行不悖。王健林曾有一句名言,称“财富的本质是用来帮助别人”,或许这句话正好可以说明其慈善的境界。

坐在大望路万达广场b座三层的影厅外的座椅上,身边是熙熙攘攘等待进场的观影者。售卖爆米花与冰激凌的柜台旁,排着数列长长的纵队。透过窗户,找个合适的位置,可以将cbd(中央商务区)附近的地标建筑一览无余:金地中心、中央电视台、国贸中心……

到万达集团总部索取从招商、建造到运营各个环节的《商业地产操作规则》,你拿到的规则,跟在万达内部使用的,并无不同;抓住(万达)总部里任何一位黑西装的万达人,每个人,都可以对你滔滔不绝的解释他理解的商业地产。但是,八年之后,“万达”的模仿者们并没有出现。